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诸正 > 2016年影响海外投资的十大政治风险

2016年影响海外投资的十大政治风险

发表于财新网专栏

我们的世界正处于政治风险的上升期。美国的战略收缩、欧洲的内忧外患和中俄的挑战者姿态使冷战以来的世界秩序逐渐崩塌。美国主导下的经济全球化正让位于地区主义;经济和行业政策的不确定性在全球再度上升;中东的权力真空削弱着周边地区的稳定;新兴市场泡沫的破灭和中产阶级的觉醒使政府疲于应付。在这样一个多事之秋,中国经济的转型却迫使中国企业不得不走出国门,在海外寻求新的发展机遇。战争和骚乱、产业政策的变化、合规要求的提升都给海外投资带来了挑战。尤其在多数“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人治高于法治、政治操控市场的现实需要投资者对政治风险做好预判和预案。 

进入2016年,欧盟和中东依然将是政治风险的高危区。美国和台湾的两场大选也将给中美及两岸的经济交流带来不确定性。在拉丁美洲和非洲,改革决心和政治支持将进一步分化国家间的经济表现。在新兴市场普遍低迷的2016年,政治稳定的东南亚和中欧将会是少有的明星地区。 

根据破坏性和可能性,财新国别风险分析师诸正为您排列出了影响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十大境外政治风险以及市场普遍高估的三大政治威胁。作者还选取了中企重点投资的二十五个新兴和前沿市场,通过模型量化分析国别投资风险,并对这些国家未来一年的风险变化进行展望。

1.英国脱欧公投

英国脱欧将会给欧洲乃至世界经济带来重大影响。在仅仅一年之前,英国脱欧还被普遍认为是小概率事件。但随着难民危机和巴黎恐怖袭击的发生,支持脱欧的英国民众已经占据多数。伦敦和布鲁塞尔的执政精英都不希望英国离开欧盟,但双方在东欧劳工福利和非欧元区政策独立性等问题上的谈判将会是一场艰难的拉锯战。工党领袖科尔宾的上台减小了保守党的党外竞争压力,从而加剧了总理卡梅伦压制党内脱欧声音的难度。在欧洲大陆,默克尔的统领能力因为难民危机而大打折扣,英国人发现他们将不得不与一个四分五裂的欧盟进行谈判。就算伦敦和布鲁塞尔最终达成协议,卡梅伦还得说服英国民众这是把好交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全民公投最有可能在2016年中下旬举行,留给卡梅伦的时间已经不多。

作为欧洲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中心,英国是很多中国企业进入欧盟的桥头堡,在吸引中国对欧投资额上排在首位。英国脱欧将给中国驻英企业的欧洲业务带来很大影响。首先,企业自由进入欧盟市场将受到限制;其次,监管法规的修改将使企业不得不遵守英欧两套体系,增加了合规成本;再者,企业雇佣欧盟劳动力也将变得困难。英国脱欧的负面影响还在于巨大的不确定性。英国脱欧后有“挪威模式”、“瑞士模式”和“加拿大模式”可供借鉴,每种模式在市场准入、法律监管和人员流动上都不尽相同。根据法律,英国政府有两年的时间与欧盟共同讨论决定选择哪种模式,但之前瑞士与欧盟间的类似磋商实际持续了12年。这种长期的政策不确定性将给中企在英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商业决策带来很大的困难。 

2.欧盟的三重危机

2016年对欧盟来说又将会是困难的一年。难民危机、恐怖主义和反紧缩运动将进一步撕裂欧洲的团结。首先,难民危机将继续在欧洲发酵。目前,仅有6% 的叙利亚难民到达欧洲,而难民在2016年的继续涌入将使欧洲各国的接待能力受到进一步的压力。目前,中欧国家已经关闭了部分边境,这将使难民不得不逗留在巴尔干地区,给这些本来就不富裕的国家增添强大的财政和社会压力。中欧通道的关闭还将迫使难民从意大利、西班牙等地加入欧盟,给这些经济困顿的国家增加更多压力。在申根区内部,边境管控将成为常态,从而降低跨境物流的效率,并给商务出行带来不便。

在2016年,恐怖袭击的阴影将继续笼罩欧洲。法国的旅游业因为巴黎恐怖袭击预计要到2016年中旬才能恢复平常的客流量。潜在恐怖分子随难民的不断涌入也将使欧洲的反恐神经继续绷紧。旅客需要给机场和火车站的安检留出更加的时间。

在财政方面,新一届的葡萄牙议会已通过反紧缩议案,并得到了西班牙和意大利同仁的支持。南北欧的财政分歧因此面临重新扩大的危险。如果紧缩计划被南欧国家抛弃,欧元债券将受到信心冲击,欧元区可能再一次陷入动荡。作为稳定欧洲的关键人物,默克尔在希腊危机中向市场表明政治决心高于经济学计算。然而,难民问题使她在国内外受到了极大的质疑和压力,这将削弱她整合欧盟的能力。欧洲央行因此将不得不面对一个棘手的政治难题。

3.ISIS的全球威胁

ISIS在2015年成功完成转型,战略目的从控制中东土地上升到制造全球恐慌。从俄罗斯宣布军事干预叙利亚到其客机在埃及上空被炸毁,ISIS仅仅用了几个礼拜的时间就完成了所有准备工作。这充分说明了其在全球范围内策划和发动恐怖袭击的强大能力。

在反恐联盟的打击下,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将继续丧失土地,但ISIS作为极端思想和国际网络却难以用炸弹消灭。丰富的现金流、现代化的管理和极端的残忍使ISIS的威胁远超基地组织等其他恐怖组织。在2016年,ISIS将继续威胁中东、欧洲、非洲、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安全。尤其在治安较差的亚洲和非洲国家,当地中资企业需实时监测所在地区安全环境并聘用专业安保人员,避免中企高管命丧马里的悲剧再次发生。随着反恐联盟开始轰炸ISIS在叙利亚的油田并切断其跨境汇款渠道,叙利亚境外的ISIS组织将更多地依靠劫持人质来获得赎金。相比西方同行,中国的资源开采和基建企业在项目一线有大量雇员。如何保证这些人员的安全将成为相关企业的一项严峻挑战。

4.反腐合规

2015年爆发的巴西反贪风波是全球反腐风险上升的缩影。在这个不久前还对腐败习以为常甚至敢怒不敢言的国家,司法第一次独立调查大量高管巨贾,显示出巴西的反腐环境正在得到改善。这场风暴能够继续下去还得益于巴西中产阶级的巨大政治支持。不仅在巴西,中产阶级对腐败的觉醒和抗议还在墨西哥、马来西亚等腐败高发地爆发。为了应对民众的诉求,从哥伦比亚到尼日利亚,发展中国家政府普遍加强了对于腐败的打击力度。某中国企业因为牵涉到腐败传闻而失去了与墨西哥政府的高铁合同。

不仅是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也正在加强反腐力度。英美等国的反腐法规定其法院有权处理任何在其领土上经营的外企在第三国的行贿行为。某中资银行因为在坦桑尼亚的行贿丑闻被英国政府处以大额罚单显示出英美等国加强了对在第三国行贿行为的打击力度。

中国企业在腐败频发的其他发展中国家有相当多业务,索贿压力较大。面对当地及英美监管措施的加强,如何在合规的情况下使项目运营不受索贿影响将越来越成为一个难题。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在应对腐败风险上的经验非常有限。企业内部没有一套机制制定相应策略,一些企业的总部对海外分公司员工和项目分包商的监管也处于失控状态。这些都将使企业面临巨大的合规和声誉风险。

5.台湾大选

台湾在2016年1月的大选将对两岸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从目前的民调来看,民进党控制行政和立法两权基本已成定局,两岸关系的恶化几乎不可避免。然而,鉴于台湾在大陆的巨大经济利益以及大陆可能在赴台旅游等方面采取的反制措施,蔡英文不太可能在“台独”问题上走得太远。相比于取消现有政策,民进党更可能对政策实施施加障碍,同时还会通过阻止新法案的出台来延缓两岸政治和经贸融合的大趋势。

在服贸协议方面,民进党宣称谈判过程不透明,而且协议内容过多地牺牲了台湾的利益。除了使协议停留在长期审查阶段,民进党还可能要求对部分条款进行重新谈判,这将是大陆方面所难以接受的。在物贸协定谈判上,民进党也会持非常强硬的立场。台湾希望大陆单方面开放市场的态度很可能使谈判陷入僵局,大陆的972项农产品和1235项工业产品因此将继续无缘台湾市场。

在赴大陆投资方面,台湾企业在食品、化工、半导体、金融、传媒和基建行业依然面临着诸多禁令。鉴于民进党放话将阻止顶尖技术外流,高科技台企在投资大陆时可能在行政审批上遭到更多拖延和刁难。对于大陆企业赴台投资,台当局仅仅开放了岛内五分之一的行业,并在人员和股份上进行种种限制。除此之外,大陆企业还经常受到当地的政治干预,因此赴台投资的意愿不强,投资数量在近两年也出现下降。预计民进党上台后将在行政审批、日常监察和提供服务方面给大陆企业带来更多困扰。

6.巴西弹劾总统的僵局

巴西经济将在2016年陷入谷底。针对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腐败调查从2015年启动,尔后波及范围越来越大,巴西最大的工程承包商和投资银行都被卷入其中。腐败调查在巴西政坛也引起震动。目前已有超过50名国会议员被判有罪,议会启动了弹劾总统罗塞夫的议案。这场风暴恰逢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和美联储加息,三重打击使巴西经济陷入严重衰退。

进入2016年,司法调查还将继续发酵。针对罗塞夫的司法调查涉及腐败和财政违规两项。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巴西总统涉及其中。如果反对派强行对罢免提案进行表决,将极有可能达不到罢免所需的三分之二多数。因此,罗塞夫应该能够撑过这场政治风暴。罗塞夫留任对2016年的巴西经济来说将是个坏消息。一个不受欢迎的总统无法成功推销自己的经济政策,因而难以有效应对巴西目前的经济危机。巴西货币雷亚尔很可能将继续贬值,巴西的主权评级也很可能将被继续下调。

就具体行业而言,能源、银行和建筑是此次反腐的重灾区,相关企业的股价预计将在2016年继续下跌。2014年世界杯已经证明短期体育赛事对巴西经济的刺激效果有限。8月举行的里约奥运会预计同样难以挽回巴西经济在2016年的颓势。从中长期来看,2016年的政治危机将促发未来的政治变革,进而释放巴西巨大的经济潜力。中国投资者可以考虑在2016年抄底进入巴西,以便在一两年后巴经济复苏时抢占市场。

7.选后委内瑞拉的不确定性

委内瑞拉反对派在议会选举中的大胜将对委经济和中国在委利益产生重大影响。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意味着反对派可以罢免政府部长甚至有机会弹劾总统马杜罗。由于反对派的组成较为松散,其内部对于下一步的政治议题并没有达成共识。小部分人希望尽快举行弹劾马杜罗的全民公投,大多数人则更关心如何立即改善委内瑞拉接近崩溃的国内经济。

虽然油价下跌给委国经济带来重创,但目前的经济绝境应该主要归罪于执政党扭曲的经济政策。委国内政治各派都知道削减公共补贴和放开价格管制将是解决问题的必由之路。但在这个极端分裂的社会,推行这些改革的政治成本非常之高。如果反对派在议会强行推进经济改革计划,马杜罗将竭尽全力对此设置政治障碍。由此造成的政治僵局将会是其攻击反对党,为经济危机找替罪羊的绝佳机会。如果反对派试图弹劾马杜罗,将会引起后者强烈反弹;假如反对派谋求通过修宪缩短总统任期,也会遭到来自马杜罗控制的最高法院的阻挠。政治形势的恶化很可能将成为压垮委内瑞拉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对拉美的贷款有一半投到了委内瑞拉,后者靠变卖家产可以把违约推迟到2017年。虽然反对派扬言调整中国政策,但他们也知道中国的贷款条件较为优越,因此不太可能丢弃这根救命稻草。委内瑞拉2016年的真正风险在于其国内政治危机使经济应急措施难产,从而导致主权违约。考虑到中委的“石油换贷款”项目与装备制造以及基建合同挂钩,相关中方企业面临着极大的商业风险。

8.美国大选

美国总统大选可能将是2016年关注度最高的国际政治事件。希拉里、共和党主流候选人和特朗普依次是最有可能成为总统的候选人。从目前的民调来看,希拉里获胜是大概率事件,但这对2018年中期选举前的美国经济来说未必是件好事。美国的政治极化已经使华盛顿陷入僵局,希拉里上任后将不得不与共和党控制的议会苦战,因此难以实行革命性的改革进而大幅影响市场。与内政相反,外交政策可能成为她施政的主要舞台。相比于其竞争者,希拉里更关心如何增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竞争力。她很可能在国企补贴和网络攻击制裁等涉及中国的问题上采取比奥巴马更加强硬的政策,但施政影响要到她2017年上任后才能显现出来。

如果共和党的克鲁兹或者卢比奥赢得总统大选,将对金融、能源和军工行业产生积极影响。减税等经济措施的推行也将有助于美国经济的进一步复苏。针对叙利亚危机,两人与希拉里一样不倾向于派常规地面部队参与战争,因此难以扭转中东乱局。在中国企业特别关心的投资安全审查上,两党主流派也没有重要分歧。

作为媒体关注的焦点,特朗普胜选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一旦实现将给美国经济和外交政策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即使他的一些出格言论仅仅是选战需要,但其自大的性格大大增加了国会议员与其合作的难度。在对华经济政策上,特朗普可能部分履行他的强硬宣言,使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升级。

9. 土耳其总统的冒险

土耳其的最大风险源自于总统埃尔多安。借助土耳其近十年来的经济腾飞,埃尔多安赢得了大多数土耳其人的支持。但权力膨胀也加强了其外交野心和对国内政敌的镇压。在外交层面,埃尔多安击落俄罗斯军机的鲁莽决定已经开始给土耳其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作为土耳其旅游、食品出口和建筑承包业的重要市场,俄罗斯对土加以制裁使这些行业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由于双方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分歧在短时间内难以得到缓和,而且埃尔多安和普京作为两位强硬的领导人,谁都不会轻易服软,因此土俄争端将在2016年继续发酵。但作为双边经贸的核心,俄罗斯对土供气将不太可能成为俄土外交的牺牲品。

在安全问题上,埃尔多安的主要打击目标为库尔德分离主义武装,而不是ISIS。这种对ISIS的暧昧态度使土耳其的反恐形势不容乐观。十月份的安卡拉爆炸案使游客、投资者开始怀疑土耳其的安全环境。潜在恐怖分子随叙利亚难民的不断涌入也将给土耳其的反恐和财政带来更大的压力。此外,埃尔多安对境内库尔德人的强硬态度加剧了国内的动荡。自7月土耳其政府与库尔德武装重新开战以来,土东南部地区的经济遭到了重创。为了报复,库尔德武装可能增加其在土耳其大城市的恐怖袭击活动。

在国内制度方面,自加入欧盟的谈判停滞以来,土耳其失去了改革的动力。司法独立性和公正性在埃尔多安手下开始受到侵

10.沙特内外交困

如果世界上有什么因素可以使油价再攀高峰,那排名首位的应该是来自沙特的“黑天鹅事件”。沙特王国的政治风险虽然不高,但上升趋势明显。在内政方面,沙特作为一个30岁以下人口约占60%的国家,青年失业率达到近30%,是社会稳定的一枚定时炸弹。政府靠金钱收买度过了几年前的茉莉花革命,但国际油价的下跌使这个中东富豪不得不考虑缩减公共开支,从而影响社会稳定性。在皇族内部,新国王萨勒曼并没有足够的政治号召力。总理和副总理在政策和继承权问题上的矛盾公开化使沙特政权难以合力应对经济和政治风险。

作为沙特安全的传统庇护者,美国因为对中东石油的需求下降等因素与沙特渐行渐远。其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使后者重拾与沙特争霸的资本。从也门到叙利亚,双方的代理人战争愈演愈烈,沙特将不得不拿出更多资金应付伊朗的崛起。令沙特担心的还有ISIS。沙特富豪们一直对境外逊尼派极端思想组织予以资金支持,但最近沙特安全部队的反恐行动显示出ISIS已经开始危害到沙特的自身安全。作为中东地区的传统避风港,沙特如果在2016年发生恐怖袭击,将会对投资者的信心造成重大打击。

按照目前油价,沙特政府将在五年内耗尽其金融资产。面对严峻的财政形势和伊朗对石油市场份额的竞争,沙特政府在石油减产问题上面临两难处境。经济压力的积累将进一步凸显其政治脆弱性,增加了沙特政府最早在2016年下旬意外宣布石油减产或者让本币与美元脱钩的可能性。如果沙特进一步缩减包括对外援助在内的政府开支,约旦、也门、黎巴嫩等依靠其赞助的中东国家将陷入财政困境。

三大噪音

1.俄罗斯外交

2016年,俄罗斯面临的外交挑战依旧,但升级的可能性不大。由于俄乌双方都不想扩大冲突但也不愿做出让步,因此西方很可能维持对俄的现有制裁。类似的情况也将发生在俄土之间,双方中止天然气供应协议的可能性非常小。俄罗斯对部分欧盟和土耳其商品的进口禁令给中国企业带来了机会,食品自足计划也将刺激俄国内农业和食品加工业投资。目前,俄罗斯经济的部分指标已经开始改善,如果油价保持稳定,俄经济很可能在2016年下半阶段开始复苏。即便油价继续下跌,普京超高的民众支持率也将保证俄罗斯的社会稳定。

2.希腊债务危机

债务危机的阴影将在未来几年继续笼罩希腊,但政治形势的改善将使希腊平安度过2016年。自2015年9月再次赢得大选以来,齐普拉斯不惜背叛之前支持他的工会以推进财政紧缩计划,这充分证明了其经济改革的决心。为了赢得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进一步救助,希腊政府力图在2016年第一季度通过削减公民养老金的法案。虽然这项政治成本极高的改革势必会引起希腊社会的进一步反弹,但执政联盟目前在议会依然拥有微弱多数。如果部分执政联盟议员临阵反叛使议案流产,齐普拉斯只能再次解散议会并重新举行大选。出于担心由此带来的巨大的政治不稳定性,部分反对派议员很可能采取缺席投票等方式确保议案得到通过。削减养老金方案的最终实现将有助于雅典游说布鲁塞尔进行债务减免。

3.南海和东海争端

2016年,外媒将继续炒作南海和东海争端,但事件失控进而影响到中方投资的可能很小。中越两国政府都已从近年的经验中吸取教训,不会主动挑衅邻国或者纵容暴力抗议。南海的另一个主要当事国菲律宾将在2016年5月举行总统大选,多位总统候选人已经表示不想搞僵中菲关系。此外,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可能将在2016年中旬对南海争端做出裁决,菲律宾现政府在结果公布前也不会轻举妄动。在东海方面,安倍出于改善中日关系的愿望会尽量避免东海事态的升级。作为日菲两国的主要靠山,美国在争议水域还将继续显示其军事存在,但中美两国已经建立了防止意外冲突的军事交流机制,从而大幅降低了擦枪走火的可能性。

25个新兴和前沿市场:风险评级与展望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