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诸正 > 拜登会继续中美科技战吗?

拜登会继续中美科技战吗?

近两年来,中美科技战正在不断升温。从中兴到华为再到字节跳动和腾讯,美国政府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压名单不断扩展,引起了中美商界和政策界的不安,担心中美科技脱钩的趋势会继续下去。目前,距美国大选只剩几个月的时间,拜登的民调支持率在几个关键摇摆州都处于领先地位。如果拜登上台的话,他是否会继续特朗普政府发动的科技战呢?笔者曾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和荣鼎集团这两家美国著名智库工作,依靠自己的人脉,近期采访了美国政策界的大量相关人员,希望通过撰写此文帮助读者们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

在展开具体讨论之前,笔者首先需要指出目前中国国内对中美关系的一个常见思想误区,即谁上台都一样。不同领导人对外交政策的认识与他自身的知识、性格和背景有关。从张伯伦到丘吉尔,从邓小平到习近平,可以很明显看到他们外交思想的不同;而拜登更是表示上台后将取消特朗普推出的对华关税。因此,把中美关系恶化的原因全部归结于系统性因素是过于简单化的思考问题的方式,更阻断了中美双方反思自身政策失误的可能性。

那么,拜登到底和特朗普有什么不同呢?首先,特朗普是反建制派,常常采用非主流的观点,而拜登则更倾向于依靠权威专家们的意见来做决策。如果我们观察特朗普政府的人员组成,可以发现纳瓦罗以及之前的班农和博尔顿都是在美国主流政策界不受待见的超级鹰派人物。虽然对华强硬已经成为两党的共识,但这并不等于是说两党的总统顾问们在强硬程度和具体政策主张上也一样。与班农“宁可自损五百,也要杀敌一千” 的反华观点相比,拜登的政策顾问们更希望理性地与中国竞争。在《中国不是敌人》这封2019年发表的公开信中,美国一百位前政府高官和知名学者试图为特朗普挑起的中美冲突降温。这封公开信反映了当时美国政策界的主流观点,其中多位签署人曾与拜登一起为奥巴马工作,可能在拜登胜选后加入他的外交政策团队。因此我们不难推断,与特朗普不惜与中国撕破脸皮的做法不同,斗而不破很可能成为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的主旋律。

目前,美国智库界对特朗普的对华科技政策批评颇多。举例来说,相关领域的知名研究员们普遍认为封禁TikTok是错误的做法,这个青少年娱乐软件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所谓理由难以站得住脚。一些专家甚至认为,近期对华强硬政策的密集出台是特朗普提高自己民意支持率的选战手段之一。再以芯片为例,无论是美国的几家顶尖智库还是半导体行业协会都认为,限制对华出口损害了美国芯片制造商的商业利润,对他们的创新能力造成了打击;同时,出口管制还刺激了中国在芯片领域自力更生的需求,会加速中国芯片行业的崛起。因此,如果拜登上台并愿意听从这些专家的意见,美国政府可能会放松对华芯片出口的管制。 

美国相当多的的前任和现任政府官员也反对在科技上与中国完全脱钩,呼吁更有选择性地对华施压。一些国防部和商务部的现任官员提出的”Small yard, high fence(小禁区,高围墙)的概念就是表达了这样的意思。美国主流政策界人士的建议措施包括:在出口管制名单中对基础和新兴科技做出更加明确的分类,以缩小受影响科技的范围;慎用实体清单,区分华为等中国企业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和其非市场经济行为,对后者用反垄断法和罚款来进行处理;防止中国留学生窃取美国科技,加大对FBI相关部门的拨款,但继续鼓励非敏感领域的中国留学生赴美学习;防止中国通过网络黑客窃取商业专利,把受益的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并加强美国政府在网络安全领域的主动攻击性,以此来震慑中国;加强对中国风投资金投资美国科技企业的审查力度,特别是可能涉及军民两用领域的投资。以上这些建议可能大部分甚至全部被拜登政府采用。

除了可能会更有选择性地对付中国外,拜登和特朗普的不同还在于前者对人权以及海外盟友更加重视。如果拜登当选总统,涉及人脸识别和大规模监控业务的中国企业很可能会遭到更严厉的制裁,以惩罚美方看来它们在新疆、香港和海外独裁国家与当地政府合作从而损害人权的做法。在国际合作方面,拜登会加强与盟友在“布拉格提案“和Blue Dot Network方面的合作以制衡中国的5G和其它数字基建在海外的业务扩展。同时,美国对制定一套国际间的数据安全准则也很有兴趣,可能和日本一道游说其他发达国家建立联盟。

对于美国的以上政策,中国企业应该如何应对呢?以华为为例,这家中国企业过去花了大量人力物力来游说美国政府,但并没有达到什么效果。虽然美方承认没有证据证明华为在其设备上安装了后门,但他们担心未来华为在中国政府的要求下不能顶住压力。美国智库的研究员们认为,美方的这种担忧是基于中美冲突升级的最坏情境,担心在这种情况下华为5G设备会切断美国的电信系统。换句话说,美国对华为的不信任是基于对中国和平崛起的不信任。那么为什么美国近年来失去了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呢?这是个很大又比较敏感的话题,笔者在这里就不展开讨论了。

仅就数据安全领域而言,在美国智库研究员们看来,中国出台的《网络安全法》在限制企业搜集用户信息的同时,却给了政府更大的权力来搜集和监控网络数据。他们还指出中国不像美国一样三权分立,中国科技企业想拒绝与中国政府合作的要求难以在法院得到支持。因此,中国互联网企业如果想在美国市场生存,就需要在法律和技术上与中国内地做到切割。具体来说,可以在海外设立独立总部,接受美国法律监管;把海外业务的数据中心设在当地,并公开审核政策和算法源代码。有些读者可能会问,这不正是字节跳动给出的解决方案吗?的确,TikTok是这么说的,也得到了美国对华科技政策研究员们的普遍理解和支持,但由于上文提到的特朗普政权的特殊性,该计划还是被美国政府拒绝了。笔者认为,如果目前是拜登担任总统,他会更加尊重美国主流政策界的看法,TikTok就不会面临强行被卖的命运了。这是字节跳动不走运的地方。

综上所述,如果拜登在今年11月当选总统的话,中美科技战的强度和范围都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美国的对华科技政策也会更有逻辑可循。考虑到美国的“旋转门”制度,美国智库的政策影响力远大于中国同行,被称为美国政策的风向标。笔者列出了以下五家在美国对华科技政策领域最有影响力的非官方智库,建议中国科技企业追踪他们的研究报告,以便预判拜登政府相关政策的走向。

1.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 (ITIF)

2.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

3.      New America

4.      Eurasia Group

5.      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 (CSET) at Georgetown University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