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诸正 > 委内瑞拉会债务违约吗?

委内瑞拉会债务违约吗?

发表于财经网

委内瑞拉,作为一个不大的南美国家,除了选美冠军和民粹主义政治外并不为国人所熟悉。然而,我国对拉美的贷款却有一半投在了委内瑞拉。近期石油价格的暴跌使委内瑞拉的政治和经济形势不断恶化,加大了我国在当地投资以及放贷的风险。多家外媒认为委内瑞拉很有可能在近期内对还欠中国的大约200亿美元违约。作者作为政治风险分析师,将主要从委国内政局的角度来阐述委内瑞拉更可能在两三年后而不是更短时间内违约的原因。

石油换贷款的风险

要分析中国对委内瑞拉的风险敞口,首先就要了解中委之间“石油换贷款”项目。石油换贷款项目是我国针对缺钱但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所设计的一种特殊的贷款方式。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国开行)向委内瑞拉政府发放贷款,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委石油)与中石油在国开行建立共同账户后通过向中石油出口原油来偿还贷款。这种合约方式虽然消除了借款方因现金不足造成违约的风险,但仍面临着石油供应削减以及委国内政局变化所带来的风险。而且,该项目与中方企业的装备制造以及基建合同所挂钩,还款中断还会给相关企业带来损失。

就石油供应而言,随着国际油价的暴跌,委方必须用更多的石油来偿还相同数量的贷款。然而,长年的投资不足使委石油非但没有能力迅速提高原油产量,还面临着持续减产的压力。委内瑞拉要想在中长期还清贷款就需要推动石油业改革和增加其经济的竞争力,然而这取决于其经济改革的决心。就政治风险而言,中委的石油换贷款项目始于查韦斯政权,合同条款一直被委国内的反对党指责为不够透明。就在不久前,几个负责过该项目的委石油公司高管就因为腐败问题遭到了调查。如果反对党领导人击败马杜罗上台,可能会以“维护国家利益”为由与中方重新谈判合同条款甚至干脆拒绝偿还剩下的欠款。由此可见,委国内政局是判断其是否有能力和意愿偿还我国贷款的关键。

决定经改前景的选举

委内瑞拉在理论上实施的是五权分立的政治制度,但目前传统三权都被由查韦斯创立的统一社会主义党所把控。今年下半年,委内瑞拉将举行全国议会大选。目前,马杜罗只有大约25%的支持率,很有可能会连累执政党失去议会多数席位。然而,这并不一定意味着马杜罗的世界末日。对反对党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在2016年发起并赢得弹劾总统的全民公投,而今年的议会选举则是预测明年全民公投结果的关键。介于弹劾总统公投的投票率相对较低,反对党联盟必须确保66.6%以上的支持率才能稳获罢免总统所需的票数。退而求其次,如果反对党联盟获得60%以上的议会席位,它们还可以谋求修改宪法来缩短马杜罗的总统任期。然而,由于最高法院仍被统一社会主义党所控制,修改宪法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反对党联盟仅以微弱优势获得议会多数,那么其最现实的选择也许只能是等到2018年新一届的总统大选了。马杜罗非常清楚绝对多数和微弱多数的区别,因此他会利用操纵选区划分等种种手段来阻止反对党联盟在议会获得60%以上的席位。介于选情的胶着程度,马杜罗这次绝对不会再犯和2013年大选前一样的错误削减汽油补贴。相反,他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刺激经济来提振政府支持率,虽然这会使选后的委内瑞拉经济雪上加霜。换句话说,经济改革在2015年选举前并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然而,委内瑞拉在选举后进行经济改革的可能性正在加大。委经济的核心问题在于相对价格的扭曲。为了维持对进口商品的控制,委政府把美元以远低于黑市汇率的价格卖给指定的进口商,进一步加剧了美元的稀缺以及随之而来的投机活动;执政党对商品的限价打击了企业生产的积极性,造成商品短缺;政府对汽油和电力的过分补贴造成了严重的财政赤字,政府只好通过滥发货币来变相还债。委内瑞拉经济在90美元每桶的国际油价下已经开始出现问题, 现在50美元每桶的油价使问题成倍地放大。目前,党内对经济改革的呼声正在逐步加大。虽然保守派担心价格市场化会在短期内带来日用品价格陡升,有可能激发民变,但改革派认为上述代价小于因为相对价格扭曲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如果人民可以把排队买东西的时间用来工作,他们的收入将会增加;如果通货膨胀率下降,人民也将获得额外的储蓄收入;如果理顺价格关系,每年外逃的200亿美元将变成货架上的商品。委内瑞拉大众的生活水平因此将不降反升。

即便如此,对于执政党可能推动的经济改革的力度也不能抱太大的期望。政党选择一定的经济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项制度是否能为其带来最大的政治利益。马杜罗不断下降的民意支持率已经使统一社会主义党已经意识到当前经济制度的失败,但又担心改革的巨大风险。与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不同,委内瑞拉的贫富差距极其悬殊。在社会两极化的背景下,走中间路线的社会共识难以达成,导致政党为了胜选必须牢牢抓住社会的其中一极。对统一社会主义党来说,广大的下层民众是“查韦斯主义”的忠实拥护者。经济改革将打破政府对经济资源分配的垄断,增加贫富差距,动摇核心选民对统一社会主义党的支持。此外,价格双轨制已经产生了一大批依靠政治关系倒卖外汇和商品的寻租群体。马杜罗的政治影响力远小于查韦斯,这使他并不能像邓小平一样进行大规模必需但得罪人的改革。因此,就算统一社会主义党不得不进行经济改革,这样的改革也将是缓慢和最小限度的。

如果经济改革由占议会多数的反对党联盟推动,那么其必须面对一个不愿意进行合作的总统。马杜罗是绝对不愿意看到反对党因为成功进行经济改革而增加政治支持率,因此将竭尽全力给议会设置政治障碍。由此带来的政治僵局将是其攻击反对党,为经济危机找替罪羊的绝佳机会。因此,如果马杜罗成功保住总统职位,那么在2018年新一届的总统大选前,委国内政治很有可能会陷入僵局,反对党主导的经济改革也将会裹足不前。

高估的短期违约风险

然而,黯淡的经济改革前景并不意味着委内瑞拉短期内违约的风险像外媒普遍认为的那么高。委国在目前的国际油价下每年有400亿美元左右的外汇缺口。按照目前减少进口货物的程度可以每年节省150到200亿美元。同时,委石油在海外拥有大量资产,如果将这些资产以及央行储存的黄金进行变现可以得到大约700亿美元的外汇。因此,委内瑞拉有能力再勉强支撑两到三年。除了还债能力,委政府还债的意愿也很强烈。查韦斯在1998年曾声称要对外违约,可是之后就收回了宣言,因为他知道被国际追债人盯上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委内瑞拉的外汇收入主要依靠石油出口。如果委政府决定违约,贷款方可以对委内瑞拉的海外资产以及出口的石油提出财产要求。为了补偿买油方的额外风险,委内瑞拉就不得不给买方折扣,由此损失的石油收入也许还要大于赖账的数额。

对中国来说,我国给委内瑞拉提供了比西方资本更加优惠的贷款条件、巨大的贷款规模和长期的供油市场,是委内瑞拉最重要的经济伙伴。同时,国开行的贷款与中国在当地承建的项目挂钩,这也增加了委当局违约的经济成本。根据作者的估计,国开行每年会给委内瑞拉40亿美元的再融资,委内瑞拉只要每年实际偿还我国20亿美元就不会对华违约。因此,委国无论从还款能力还是意愿上来讲,都不太可能在近两年内对中国违约。然而,如果委内瑞拉不进行经济改革导致几年后外汇近乎枯竭,那么就不得不对外违约了。

结语

综上所述,委内瑞拉在短期对华违约的风险不大,而中长期的违约风险取决于其国内政局的变化。如果反对党联盟不能赢得议会三分之二的多数席位,委内瑞拉的政治僵局可能会使其国内的经济改革难以推进,因此加大了两三年后违约的风险;如果反对党联盟赢得多数席位并替换上自己的总统,他们一方面可能要求与国开行重新谈判现有协议,另一方面有可能推进大面积的经济改革,提高委内瑞拉的经济竞争力,加强它的长期偿债能力。无论议会选举的结果如何,委内瑞拉现有的经济体系都难以坚持到三年以后。国内相关企业与单位应该密切监测委政治动向,提前做好各种应对方案,真正做到未雨绸缪。

推荐 32